韩国现反女权运动怎么回事? 韩国为什么会出现反女权运动?

时间:2019-09-25 08:17       来源: 网络整理

女权运动在世界各地展开,但是如今已经慢慢失去控制变得越来越过火。在MeToo运动爆发近两年之后,韩国的男青年终于难以忍受这种过激的行为,韩国20至30岁男性中,超过76% 的人持“反女权主义”观点,他们认为女权主义不再是单纯的主张性别平等,而是演变成一种性别歧视和仇恨。这样的趋势从MeToo运动爆发后愈加明显。

韩国现反女权运动,韩国反女权运动,韩国反MeToo运动

“为男人的正义而战”

据CNN报道,去年,一名39岁企业老板在韩国餐厅吃饭时被指性骚扰一女性,除了受害者证词之外,事件缺乏其他有效的证据,但是最后这名男性被判入狱6个月。此事激起男性群体的反对声浪。

29岁的韩国男青年Moon Sung-ho看到这则新闻后怒了,随即成立一个名为“Dang Dang We”的组织,旨在“反对过度的女权主义,为男人的正义而战”。

今年9月初,Moon Sung-ho带领组织在韩国国民大会上举办专题讨论会,他表示,#MeToo运动已经变得扭曲,女权主义的宣扬也变成散播暴力和仇恨。

除了#MeToo运动之外,韩国女性从去年5月开始还发起了“我的生活不是你的色情片”(My life is not your porn)运动,数万女性走上街头抗议色情偷拍,成为#MeToo运动的一种延续。

在近一年里,韩国政客、娱乐明星、上班族接二连三受到性骚扰指控,相关消息被媒体大肆渲染,以至于在男性群体中形成一种恐慌。

“在酒吧里,我通常都会坐在离女性远一点的位置,以防一些动作被误认为性骚扰。”即将大学毕业的男性学生Kim说,以前他支持女权主义,现在认为女性追求更高地位的目的是“压倒男性”,“女权主义者往往执行双重标准”。

Kim表示,他认同40岁至50岁的韩国女性属于社会弱势群体,但是“我不相信20岁至30岁的女性受到性别歧视。”

事实上,韩国性别平等问题并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在2018年全球性别差距排行榜中,韩国位于115名,在所有G20国家中排名倒数第三,落后于中国(103名)、印度(108名)、日本(110名)。

20多岁的韩国男青年Park指出,性别不平等问题是上一代人遗留下来的,现在却要年轻人为此付出代价。

去年,韩国饶舌歌手San E在一场演唱会上用FreeStyle的Rap呛声:“女权主义者NO,你们是精神病!”激怒了台下观众而被轰下台。

韩国女性发展研究院对全国1000名不同年龄段的男性进行问卷调查,60%的20至30岁青年认为,性别平等是制造社会矛盾的来源。

男性因职场竞争而“厌女”

据韩国媒体Koam-TV报道,韩国职场竞争越来越激烈,近10年来,青年失业率从6.9%上升至9.9%。韩国大城市的房价仍然在持续攀升,比如在首尔买一套普通公寓,平均价格约为67万美元。

韩国年轻男性对就业感到焦虑,一大重要原因是政府制定了一系列针对女性的就业优待机制。比如2017年底,韩国女性家族部(The Ministry of Gender Equality and Family)制定了促进女性就业的5年计划,旨在提高女性在政府、事业单位以及公立学校的就业比例。

韩国女性政策研究院2016年面向1500名15至34岁群体进行调查《关于男性生活的基础研究Ⅱ》的结果显示,男性认为“二三十岁的女性”是韩国最为受惠的群体。

他们认为,女性不用去部队服役、不用承担抚养家人的义务等,都是女性获得的“惠泽”。

据韩民族日报报道,在韩国,未能顺利就业的20多岁男性倾向于将这种被剥夺感以厌恶女性的方式表现出来。事实上,20岁至30岁是女性经济活动参加率超过男性的唯一年龄段。

和平学与女性学研究者郑熙真表示“一旦男性集团内部竞争深化,差距扩大,位于下层的男性就会倾向于把怨气撒在女性身上,而不去针对那些位于金字塔顶端难以看到的最上层既得权力群体”。

据CNN报道,韩国女性的教育水平逐步提升,但就业率却仍然非常低,招聘中歧视女性的现象在许多层面长期存在,这往往归咎于根深蒂固的男权文化。

越来越多的韩国女性敢于讲出她们在求职以及职业生涯中所面临的歧视问题,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与就业和劳工部也在积极调查就业歧视案件,追究涉事单位责任。

韩国现反女权运动,韩国反女权运动,韩国反MeToo运动

文在寅“里外不是人”

据《东亚日报》报道,2017年文在寅竞选总统时为获取更多女性选票,他许诺将“成为女性主义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