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电影寄生虫结局是什么意思? 韩国电影寄生虫30个彩蛋分析(3)

时间:2019-08-10 22:35       来源: 网络整理

“味道”到底指什么?

《寄生虫》不得不说的30个彩蛋(有剧透)

多颂最先提出金家人身上有“味道”。

这股味道不是指真实的味道,像是狐臭味汗味香水味洗发水味那种,可以被明确形容。

难以形容的味道,是指穷的臭酸味。

虽然电影把这股味道归结为地下室的霉味,但Sir认为,这股味道更像是朴家和地下一家因行事习惯和见不得人的癖好所散发出来的,区别于上流的底层特征。

就像奇泽开车遇到意外急刹车后,无意识地骂出脏话“西八”。

长期侍奉富人家的司机,绝不可能有这样的失误出现。

气味,无孔不入。

穷酸的本质,终究穿帮。

11

宋康昊的手部动作在学谁?

躲在桌下听着朴家夫妇的15禁场景时,奇泽用胳膊挡住了脸。

奇泽在向奇友辩解“无计划”的时候,也用胳膊蒙住了脸。

这个动作,来自奉俊昊的前作《母亲》里金惠子的演技细节。

二人同样,都在逃避眼前所见所闻的现实。

《寄生虫》不得不说的30个彩蛋(有剧透)

12

一场大雨,对于朴家来说,只是坐在客厅观赏的景色。

多颂就算是处在暴雨中,也有“美国制”的帐篷作为保护。

《寄生虫》不得不说的30个彩蛋(有剧透)

同一场大雨,对金家来说,却是致命的。

奇友停下来看着自己的鞋被洪水淹没,无法阻止一家人的沉没。

这场雨里,你不见他们逆流而上,只能顺着水的方向不断地往下走,最后回到被淹没的家。

《寄生虫》不得不说的30个彩蛋(有剧透)

不仅有洪水在扼杀着他们真正的家,就连厕所都在“欺负”他们,不断喷射出黑水。

如果说楼梯是通往上流的桥梁,那么水就是冲刷欲望和毁灭幻想的清洁剂。

奇贞认命般地拿出了私藏的烟,坐在厕板上压住黑水。

Sir过了很久才看出这个场景的讽刺——

连水都在往高处走,而她,只能在原地。

13

奉俊昊对雨声动过什么手脚?

暴雨这场戏,原来的效果并非如我们现在所见。

原本通过多次混声,做出了一个雨声更低,音乐更磅礴的版本。

但最后时刻,奉俊昊决定推翻,把雨声调得更强烈。

这才有了我们现在看到的这场,倾盆毁灭式的暴雨。

14

多颂为什么破译了密码也没表示?

《寄生虫》不得不说的30个彩蛋(有剧透)

啧啧,奉俊昊也“鸡贼”。

这纯粹是他放的烟雾弹,让观众紧张起来。

实际上多颂用尽力气翻译完摩斯密码以后,就累倒睡着了,所以没有任何行动(毕竟也只个是学前儿童啊)。

15

罐头上的人像

地下室里有个一闪而过的镜头,桌面上摆着一排罐头,上面印着各种各样的头像。

不是随便贴的。

那里面包括了林肯、曼德拉、金大中和李姬镐夫妇,几乎全都是“解放”的代表人物。

最重要的当属金大中。

《寄生虫》不得不说的30个彩蛋(有剧透)

他是亚洲金融风暴(IMF危机)发生期间上任的总统,任内致力于使在亚洲金融风暴中备受打击的韩国经济复苏。

IMF时期则是每一部讲述贫富悬殊题材的韩国电影都不会忽略的历史折点。

16

剧本和分镜

《寄生虫》不得不说的30个彩蛋(有剧透)

《寄生虫》的想法其实在拍摄《雪国列车》后期就已经有了雏形,拍《玉子》时有20页大纲,到2017年下半年就敲定剧本。

家庭成员中最先想到的选角,是宋康昊和崔宇植。